商家信息

店名:

总说人反党,其实是党反人

被举报次数: 1
地址: 总说人反党,其实是党反人

举报记录

商家: [北京] [北京] 总说人反党,其实是党反人 消费时间: 2021-05-01
举报人: 仅管理员及公安机关可以查看 酒托联系方式:
事情经过: 数据来源:酒托114最新版本的《中国共产党简史》删除了中共窃政后的诸多罪恶历史:大跃进、三年饥荒、残酷“反右”运动等,并赞扬毛泽东发动了“文化大革命”。
然而,再动听的谎言也是谎言,明眼人早就看清了中共百年来的故伎重演。让我们看看有关评论:

“总说人反党,其实是党反人”

大陆已故作家沙叶新2008年在接受台北广播电台记者采访时,有这么一段对话:

记者问:“沙先生,您好,我是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的,比北京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少两个字,‘人民’。”

沙叶新:“少了好。大陆‘人民’太多了。人民政府、人民政协、人民军队、人民警察、人民银行、人民医院、人民旅社、人民饭店,连钞票也叫‘人民’——‘人民币’! ……明明不是人民的,非要说是人民的……”

同年,沙叶新在回答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针对中共有过这样一段叙述:“每次政治运动都树敌,先是假想敌,后是真正敌,树了多少敌,杀了多少人,结了多少仇,蒙了多少冤,留了多少恨呀!一部中共党史,就是以阶级斗争为纲的不断树敌史。总说人家反党,其实总是党在反人。”

2004年出版的《九评共产党》一书,更系统、更深刻指出了共产党是如何反人性、反人类的:“在共产党那里,没有普遍的人性标准,善良和贪恶、法律和原则变成随意移动的标准。不能杀人,但党认定的敌人除外;孝敬父母,但阶级敌人父母除外;仁义礼智信,但党不想或不愿意的时候除外。普遍人性被彻底颠覆,所以共产党也是反人性的。”

共产党是如何将他变成死敌的

再讲一个“反右”运动中的小人物的故事。在神的眼里,再卑微的人也是人,谁草菅人命谁就是反人性、反人类的。

杨枫,1928年出生在山东贫农之家,1947年入党。在同年山东招远县蚕庄区土改复查群众诉苦大会上,发生了一件事,让他终生难忘,也正因为这一件事,使他成了共产党的死敌。

那一天,杨枫在诉苦大会上负责升旗。期间他忽然看到7个被群众批斗的对象,迅速地被押到主席台下的铡刀旁。一个柳行村青年民兵队长,光着膀子头包红布,冷漠地走到铡刀前。说时迟那时快,青年民兵队长手起刀落,被批斗的那7个人瞬间被铡死,血溅了一地。这是杨枫生来第一次看到这种残酷的杀人场面,而且事先他毫不知情。那7人中有一个还是游击队员、贫苦农民。当时杨枫心里情不自禁的一惊,心想:“这太过分了!”

人都有恻隐之心,况且是人命关天的事,7条人命啊,孰能无动于衷?!然而就这人之常见的悲悯之念,日后却被中共上升为反党死敌的罪证。

1957年毛泽东开展党内整风,号召大鸣大放,“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引蛇出洞。杨枫轻信了中共,被打成“极右分子”。这还没完,党还翻出了他在1948年所写的学习小结。小结中,杨枫曾向党坦白过目睹7人被铡,脑子里冒出过“这太过分了”的念头这件事。

中共拿到这个小结,如获至宝。当时在青岛军管会工作的杨枫立刻被青岛公安局押到了千人批斗大会上。中共把杨枫和反毛、反党、支持“匈牙利反革命事件”等等事件捏到一起,将杨枫彻底打成了反党死敌。那时杨枫是懊悔不已,心里直暗骂自己:“谁叫你把别人根本不知的内心秘密,向党坦白交待?”杨枫后被遣回原籍劳改。文革期间,又被判刑12年。

一位受骗舞蹈天才的忏悔

作家冯骥才曾采访一个国家级女舞蹈演员,她天真活泼,极具舞蹈天才,备受父亲和老师宠爱。父亲在中共桂林新中国剧社工作。1959年13岁的她就被选中向外国首脑和毛泽东献花。

那天,正当她准备出发给金日成鲜花时,班主任将她叫去,说:“你今天不要去了,你家出事了。”烂漫的她似乎感受到了班主任阴沉脸颊背后的凶煞。

班主任问:“你爸爸被划定右派了。你知道右派是什么吗?反革命,敌人,坏蛋。”这一记晴天霹雳,让她根本反应不过来:“我爸爸是最好最好的人,老师你是不是听错了?”

班主任一字一顿地说:“你爸爸原先不错,可是他现在变了,在单位里反对革命,他做的事是不会对你说的。你在电影里不是也看过反革命吗!他们有的人开始是革命者,后来成了叛徒,大坏蛋。懂吗?对,你懂了。老师也不愿意你爸爸变,但他变了,你就要和他划清界限。”

这个13岁女孩流着泪相信了老师的话,没有质疑和猜测,更不会去调查和质证,亲情被中共的阶级斗争性无情碾碎。她给爸爸写了一封信,只有几句话:“你现在已经是人民的敌人,你应该很好改造自己,回到人民中间来,到那时我就叫你爸爸。”

直到父亲1961年在北大荒饿死,父女俩也没见过面。那年父亲才45岁,风华正茂。

有一天,当她得知父亲在仅有的几件遗物之一的日记上写着这么一句话:“我从《人民画报》上找到了她,她更可爱了,我兴奋地直哭!”她彻底的崩溃了,感受到了被欺骗的刺痛。

1979年,父亲平反后,她在父亲的追悼会上悲痛地忏悔:“我恨我们太软弱了。软弱使我们屈从于外界的压力。……我恨我们太无知了。无知使良心遭受欺骗。我至今不能原谅我自己,为什么竟相信那些把您指责为人民敌人的谎言……”

“你为什么讨厌共产党?” 网友回答实录

中共在1958年和1963年曾搞过所谓的“史学革命”。“史学革命”其实就文革的先声,为的是篡改华夏数千年的历史。“史学革命”的结果是将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历史与文化从学术殿堂中移除,让青少年学生们只能浸泡在用于政治洗脑的赤化教科书中:中共党史、国际共运史、帝国主义侵华史、人民公社史等等等等。近期的党史编纂与修订、党史进小学课堂等活动,无非是所谓“史学革命”的故伎重演。

2020年5月24日,品葱网上有个发问贴,题为:“你为什么讨厌共产党?”回答几乎是一边倒的,“因为它们反人类反社会,所犯之罪恶罄竹难书。”

有网友贴上自己的亲身受迫害经历,控诉其恶。比如:“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曾经在1940至1942年间,57次闯入我祖先的村庄抢夺粮食。”“共产党成员陈毅,俞启威,江青直接害死了我的曾祖父。”“共产党的狗腿子,级别是县革委会不知道什么干部,使我曾叔祖失去膝盖以下全部肢体。”“共产党的公社饿死了我超过10位同族长兄。”“共产党的狗崽子意欲强奸我的祖母,打死了我的祖父。”“共产党的计划生育杀死了我超过20位在母胎中的同族兄弟姐妹子侄,以及他们的母亲。”……

谎言的本质仍是谎言

中共的反人类本性,注定其自我美化终将是徒劳的。中国问题专家胡平评论:“共产党写党史有一个致命的死结,那就是它反复多变,隔些年就要改写一次。改写的次数太多了,改写的幅度太大了,到后来大家就什么都不信了。”

谎言重复一千遍,也仍旧是谎言;假话翻新,也仍旧是谎言。自愿和被动上当的人一直会有,这很不幸;而只有能识别和拒绝谎言的人,才能得到真理,得到精神的自由与重生。这是天定的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信息来源酒托114]
内容均由热心网友提供,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如有误报,请联系客服QQ:929244114
CopyRight ©2012-2020    酒托114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数据盗取将追究到底!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