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酒托

共有27968条举报记录

酒托联系方式: 举报人: 仅管理员及公安机关可以查看
商家: -- 消费时间: 2021-06-24
事情经过: 酒托114cialis generic buy  [信息来自酒托114]
酒托联系方式: 举报人: 仅管理员及公安机关可以查看
商家: -- 消费时间: 2021-06-12
事情经过: 酒托114lasix pay online american express  [信息来自酒托114]
酒托联系方式: 手机:19158450698 举报人: 仅管理员及公安机关可以查看
商家: -- 消费时间: 2021-06-08
事情经过: 酒托114陌陌认识,交友软件上面的,出来后直接去那个店,点完东西,不买单不上,事后发觉有问题  [信息来自酒托114]
酒托联系方式: 微信:Ejaz1522 举报人: 仅管理员及公安机关可以查看
商家: [上海] [上海] Irish Bar 消费时间: 2021-05-28
事情经过: 酒托114Tinder 认识,主动约见面,在人民广场地铁14号口见面,带去一家日料店喝了17瓶酒,又去酒吧开了五瓶香槟,说自己是安徽合肥人,在丝芙兰做事。这么多酒都是她叫的,看我喝多了就随便点,怎么刷的支付宝我都不记得,她一点事没有,估计酒都吐了。  [信息来自酒托114]
酒托联系方式: 微信:Ejaz1522 举报人: 仅管理员及公安机关可以查看
商家: [上海] [上海] Irish Bar 消费时间: 2021-05-28
事情经过: 酒托114Tinder 认识,主动约见面,在人民广场地铁14号口见面,带去一家日料店喝了17瓶酒,又去酒吧开了五瓶香槟,说自己是安徽合肥人,在丝芙兰做事。这么多酒都是她叫的,看我喝多了就随便点,怎么刷的支付宝我都不记得,她一点事没有,估计酒都吐了。  [信息来自酒托114]
酒托联系方式: 举报人: 仅管理员及公安机关可以查看
商家: [上海] [上海] 消费时间: 2021-05-26
事情经过: 酒托114extra super levitra  [信息来自酒托114]
酒托联系方式: 举报人: 仅管理员及公安机关可以查看
商家: [上海] [上海] 消费时间: 2021-05-14
事情经过: 酒托114purchase cialis  [信息来自酒托114]
酒托联系方式: 举报人: 仅管理员及公安机关可以查看
商家: [北京] [北京] 天津和平公安分局主任跳楼身亡 官方噤声 消费时间: 2021-05-01
事情经过: 酒托1144月30日上午11点多,天津市和平公安分局指挥室主任马辉从塞顿中心(大厦)顶楼跳楼自杀。天津公安局官员等证实了这个消息,但称具体情况不明,让等官宣。截止记者发稿,官方未有任何消息。


30日上午11点34分,微信朋友圈出现一段跳楼自杀的视频,配上文字:“刚刚!天津市公安分局指挥室主任马辉跳楼自杀!”

大纪元记者致电马辉的同事,对方证实马辉自杀的消息,记者追问马辉是什么原因跳楼,对方表示“那我不能透露。”记者追问,有传他得了忧郁症、有传他被调查,对方回应,“别听信谣言,等我们官宣。”

记者致电天津公安局纪检部门官员,咨询马辉是不是遭到纪委调查,对方开始表示没听清楚,当记者重复一遍同样内容后,对方直接挂电话。

还有天津公安局的官员接到记者咨询马辉事件电话,推托正在参加活动听不清楚避免回答。

也有天津公安局官员听到记者询问马辉自杀消息为何现在都不见官方消息,对方以“我们还没有掌握”为由进行搪塞。记者再追问,对方表示“不清楚什么原因(自杀)”,但对方否认马辉跳的那栋大楼跟其工作有关。记者继续追问,对方否认马辉跟其有上下级关系并挂了电话。

记者致电该大楼的其他两家商户,有商户表示不清楚,也有商户紧张表示“不要给我打电话”。

视频显示跳楼者平躺在塞顿中心正门前的空地上,靠近大楼的底商——专门经营明清家具的“古木香”。而塞顿中心位于成都道和西康路交口。

随着视频镜头推近,显示死者周围并无什么血迹之类。视频中网友介绍:“死者五十多岁”,“从27层楼跳下”,“肯定活不了了”,“那么高的楼,可要了命了。”

Play
Mute
Current Time 0:12
/
Duration 1:31

1xPlayback RateFullscreen
Seek back 10 seconds
autoSeek forward 10 seconds
Watch video on Youmaker.com
有网友表示,不知道是自杀还是他杀。也有网友表示,“只要是在中共国内死亡的官员,基本都是抑郁症或精神病死的。且大多都是坠楼。有句话叫:死了死了,一死百了。还记得《铁齿铜牙纪晓岚》吗?和珅就是这么说的。”


有网友盘点官方一贯说词:“砍人后是精神病、跳楼后是抑郁症、出事后是临时工。”

有网友还对比表示,“70年前,匪共侵占大陆的时候,很多资本家跳楼,陈毅叫这‘空降部队’,现在的‘空降部队’变成匪共官员。”

有网友结合最新的政策说明,“最近墙内公、检、法、司+国安,大搞教育整顿,类似延安时期的抢救运动,要求以上司法体系内人员自查、自纠违纪、腐败问题,要求人人过关。这种整风运动死几个确有问题的污吏不稀奇。”

该网友强调,“司法体系作为党的刀杆子,早就烂透了,他们是地方官员看家护院的家丁打手,草菅人命、执法犯法大家可是有目共睹。”

今年3月30日下午,温州市瓯海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黄建春在家自缢身亡。而中共两会期间,国家能源集团前董事长、党组书记乔保平跳楼身亡。  [信息来自酒托114]
相关图片: 酒托114  
酒托联系方式: 举报人: 仅管理员及公安机关可以查看
商家: [北京] [北京] 总说人反党,其实是党反人 消费时间: 2021-05-01
事情经过: 酒托114最新版本的《中国共产党简史》删除了中共窃政后的诸多罪恶历史:大跃进、三年饥荒、残酷“反右”运动等,并赞扬毛泽东发动了“文化大革命”。
然而,再动听的谎言也是谎言,明眼人早就看清了中共百年来的故伎重演。让我们看看有关评论:

“总说人反党,其实是党反人”

大陆已故作家沙叶新2008年在接受台北广播电台记者采访时,有这么一段对话:

记者问:“沙先生,您好,我是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的,比北京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少两个字,‘人民’。”

沙叶新:“少了好。大陆‘人民’太多了。人民政府、人民政协、人民军队、人民警察、人民银行、人民医院、人民旅社、人民饭店,连钞票也叫‘人民’——‘人民币’! ……明明不是人民的,非要说是人民的……”

同年,沙叶新在回答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针对中共有过这样一段叙述:“每次政治运动都树敌,先是假想敌,后是真正敌,树了多少敌,杀了多少人,结了多少仇,蒙了多少冤,留了多少恨呀!一部中共党史,就是以阶级斗争为纲的不断树敌史。总说人家反党,其实总是党在反人。”

2004年出版的《九评共产党》一书,更系统、更深刻指出了共产党是如何反人性、反人类的:“在共产党那里,没有普遍的人性标准,善良和贪恶、法律和原则变成随意移动的标准。不能杀人,但党认定的敌人除外;孝敬父母,但阶级敌人父母除外;仁义礼智信,但党不想或不愿意的时候除外。普遍人性被彻底颠覆,所以共产党也是反人性的。”

共产党是如何将他变成死敌的

再讲一个“反右”运动中的小人物的故事。在神的眼里,再卑微的人也是人,谁草菅人命谁就是反人性、反人类的。

杨枫,1928年出生在山东贫农之家,1947年入党。在同年山东招远县蚕庄区土改复查群众诉苦大会上,发生了一件事,让他终生难忘,也正因为这一件事,使他成了共产党的死敌。

那一天,杨枫在诉苦大会上负责升旗。期间他忽然看到7个被群众批斗的对象,迅速地被押到主席台下的铡刀旁。一个柳行村青年民兵队长,光着膀子头包红布,冷漠地走到铡刀前。说时迟那时快,青年民兵队长手起刀落,被批斗的那7个人瞬间被铡死,血溅了一地。这是杨枫生来第一次看到这种残酷的杀人场面,而且事先他毫不知情。那7人中有一个还是游击队员、贫苦农民。当时杨枫心里情不自禁的一惊,心想:“这太过分了!”

人都有恻隐之心,况且是人命关天的事,7条人命啊,孰能无动于衷?!然而就这人之常见的悲悯之念,日后却被中共上升为反党死敌的罪证。

1957年毛泽东开展党内整风,号召大鸣大放,“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引蛇出洞。杨枫轻信了中共,被打成“极右分子”。这还没完,党还翻出了他在1948年所写的学习小结。小结中,杨枫曾向党坦白过目睹7人被铡,脑子里冒出过“这太过分了”的念头这件事。

中共拿到这个小结,如获至宝。当时在青岛军管会工作的杨枫立刻被青岛公安局押到了千人批斗大会上。中共把杨枫和反毛、反党、支持“匈牙利反革命事件”等等事件捏到一起,将杨枫彻底打成了反党死敌。那时杨枫是懊悔不已,心里直暗骂自己:“谁叫你把别人根本不知的内心秘密,向党坦白交待?”杨枫后被遣回原籍劳改。文革期间,又被判刑12年。

一位受骗舞蹈天才的忏悔

作家冯骥才曾采访一个国家级女舞蹈演员,她天真活泼,极具舞蹈天才,备受父亲和老师宠爱。父亲在中共桂林新中国剧社工作。1959年13岁的她就被选中向外国首脑和毛泽东献花。

那天,正当她准备出发给金日成鲜花时,班主任将她叫去,说:“你今天不要去了,你家出事了。”烂漫的她似乎感受到了班主任阴沉脸颊背后的凶煞。

班主任问:“你爸爸被划定右派了。你知道右派是什么吗?反革命,敌人,坏蛋。”这一记晴天霹雳,让她根本反应不过来:“我爸爸是最好最好的人,老师你是不是听错了?”

班主任一字一顿地说:“你爸爸原先不错,可是他现在变了,在单位里反对革命,他做的事是不会对你说的。你在电影里不是也看过反革命吗!他们有的人开始是革命者,后来成了叛徒,大坏蛋。懂吗?对,你懂了。老师也不愿意你爸爸变,但他变了,你就要和他划清界限。”

这个13岁女孩流着泪相信了老师的话,没有质疑和猜测,更不会去调查和质证,亲情被中共的阶级斗争性无情碾碎。她给爸爸写了一封信,只有几句话:“你现在已经是人民的敌人,你应该很好改造自己,回到人民中间来,到那时我就叫你爸爸。”

直到父亲1961年在北大荒饿死,父女俩也没见过面。那年父亲才45岁,风华正茂。

有一天,当她得知父亲在仅有的几件遗物之一的日记上写着这么一句话:“我从《人民画报》上找到了她,她更可爱了,我兴奋地直哭!”她彻底的崩溃了,感受到了被欺骗的刺痛。

1979年,父亲平反后,她在父亲的追悼会上悲痛地忏悔:“我恨我们太软弱了。软弱使我们屈从于外界的压力。……我恨我们太无知了。无知使良心遭受欺骗。我至今不能原谅我自己,为什么竟相信那些把您指责为人民敌人的谎言……”

“你为什么讨厌共产党?” 网友回答实录

中共在1958年和1963年曾搞过所谓的“史学革命”。“史学革命”其实就文革的先声,为的是篡改华夏数千年的历史。“史学革命”的结果是将中华民族五千年的历史与文化从学术殿堂中移除,让青少年学生们只能浸泡在用于政治洗脑的赤化教科书中:中共党史、国际共运史、帝国主义侵华史、人民公社史等等等等。近期的党史编纂与修订、党史进小学课堂等活动,无非是所谓“史学革命”的故伎重演。

2020年5月24日,品葱网上有个发问贴,题为:“你为什么讨厌共产党?”回答几乎是一边倒的,“因为它们反人类反社会,所犯之罪恶罄竹难书。”

有网友贴上自己的亲身受迫害经历,控诉其恶。比如:“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曾经在1940至1942年间,57次闯入我祖先的村庄抢夺粮食。”“共产党成员陈毅,俞启威,江青直接害死了我的曾祖父。”“共产党的狗腿子,级别是县革委会不知道什么干部,使我曾叔祖失去膝盖以下全部肢体。”“共产党的公社饿死了我超过10位同族长兄。”“共产党的狗崽子意欲强奸我的祖母,打死了我的祖父。”“共产党的计划生育杀死了我超过20位在母胎中的同族兄弟姐妹子侄,以及他们的母亲。”……

谎言的本质仍是谎言

中共的反人类本性,注定其自我美化终将是徒劳的。中国问题专家胡平评论:“共产党写党史有一个致命的死结,那就是它反复多变,隔些年就要改写一次。改写的次数太多了,改写的幅度太大了,到后来大家就什么都不信了。”

谎言重复一千遍,也仍旧是谎言;假话翻新,也仍旧是谎言。自愿和被动上当的人一直会有,这很不幸;而只有能识别和拒绝谎言的人,才能得到真理,得到精神的自由与重生。这是天定的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信息来自酒托114]
酒托联系方式: 举报人: 仅管理员及公安机关可以查看
商家: [北京] [北京] 北京画家等11人被非法起诉 律师谴责中共 消费时间: 2021-05-01
事情经过: 酒托114十几年前,她在冰冷的监狱与丈夫阴阳相隔。十几年后,失去母亲的她再次身陷囹圄,家中仅剩下八十多岁的老父亲。

她就是许那,现年53岁,北京一位小有名气的画家,北京著名民谣歌手于宙的妻子。

2020年7月19日前后,许那与另外10名法轮功学员遭中共抓捕。今年4月,即中共举办冬奥会的前一年,许那等11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起诉。截至目前,他们已被非法关押近一年。

许那再陷囹圄 赖建平:中共令其家破人亡
2008年1月底、北京奥运会举办前夕,许那和于宙因车上有一本法轮功书籍,双双遭关押。该年除夕夜(2月6日)、万家灯火之时,被非法关押仅11天的于宙被中共迫害致死,年仅42岁。许那则不被允许见于宙最后一面。同年,许那遭非法判刑3年。


北京画家许那(右)和丈夫于宙。于宙2008年被中共迫害致死。(明慧网)
据悉,许那被非法关押多次,2001年,许那因收留外地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5年。在这5年间,许那遭残酷迫害,包括不让她睡觉、体罚、高强度负荷劳动、在雪地里冻、关小号遭殴打、不让洗漱达一个多月、洗脑、逼迫放弃信仰等等。

中共对许那的持续迫害令原北京律师、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硕士赖建平感到气愤。

赖建平4月30日对大纪元记者说,中共这般惨无人道、一而再再而三地折磨这一家人,令其家破人亡,“这是连黑社会都很难做得到的,但凡有一点人性,按道理没有人会那么狠心、那么恶毒、那么残忍去对待这一家人”。

赖建平还表示,中共是一个专制政权,其本性决定了它对内镇压自己的人民,对老百姓残酷压迫、奴役;对外营造伟光正的形象,举办各种粉饰太平的赛事,包括国际赛事,是抓住各种机会、场合宣扬它的合法性。

公民有基本自由人权 许那等11人无罪
与许那一同被抓的法轮功学员中不乏社会精英,他们分别是孟庆霞、刘强,其余均是90后——李宗泽、李立新、邓静、焦梦娇、李佳轩、郑艳美、郑玉洁、张任飞。

现年53岁的北京画家许那因拍摄北京疫情期间照片,被中共当局非法关押、起诉。图为许那。(大纪元)
现年53岁的北京画家许那因拍摄北京疫情期间照片,被中共当局非法关押、起诉。图为许那。(大纪元)
许那等11人在被抓后,中共对他们进行了抄家。目前,他们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东城区看守所。许那曾绝食抗议这种迫害。海外明慧网2021年1月14日报导称,该11人案中,很多所谓证据仅是因个人兴趣、特长及生活需要所拍摄的照片。

许那的代理律师梁小军4月25日上午告诉大纪元,这11位法轮功学员的案件已被起诉到法院,当局起诉的主要原因“说是往网上发疫情期间的照片和文章”。

梁小军在推特上说,李宗泽等十位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将遭遇判刑,仅仅因为他们拍摄了几张疫情期间北京街头最常见的真实照片。“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他还写道:“今天,我被摆在这个位置,我不能为了个人利益而不发声,我不能辜负了我这些年所受的教育。一个正常的人,对于即使离他/她很远的不公义事件,都应该做出自己的道德评判,这是人之所以为人的责任。如果我还去认同这样的政府,我不是正常的人。”


2020年6月17日,北京市民排队等候接受核酸检测。(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硕士赖建平则表示,无论是信仰,还是发文、发照片,都是公民基本的自由人权,他们无罪;联合国人权保护公约、国际人权宪章及中共颁布的宪法都指,公民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

赖建平认为,中共这样做的目的,一方面是继续打压法轮功,给其它信仰团体看,起到杀鸡儆猴的效果;另一方面是对在网络上发言的言论自由进行打压,不但让所有宗教信仰团体感到压力,还让一般民众在网上发帖、发言时,不敢说共产党不爱听的内容。

“中共这种行为是绝对的非法行为,因为它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赖建平说。

许那等11人所做是正义之举
据悉,中共肺炎(武汉肺炎、新冠肺炎)疫情自2019年底爆发以后,中共一直掩盖真相,导致疫情从武汉蔓延至全世界、持续至今未停。揭露中共掩盖真相的大陆公民方斌、陈秋实、张展(女)以及李泽华等人先后都被抓捕。张展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4年,陈秋实、李泽华分别在老家青岛、江西,未完全自由,而方斌至今下落不明。

对于许那等11名法轮功学员因揭露北京疫情真相遭迫害,许那多年好友小玉4月30日对大纪元表示,许那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他们此举是非常正义的一个行为。

小玉说,中共在对待疫情方面一直掩盖,导致很多老百姓都不知疫情真相,这是要致老百姓于死地;许那他们去拍摄这些疫情真相,是让老百姓知道真相、让全世界知道真相,是正义之举,不应该被起诉。

小玉认为,“中共用这样的名义来起诉他们,是非常非常可耻的行为。”

小玉强调,法轮功学员遭受这么多年迫害,那么多的学员被迫害致死,他们不只是为了他们自己,同时也想到中国其他老百姓,人们都有了解真相的权利。


北京西城区2020年临时搭建的中共病毒测试点。(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许那另一位多年好友杨小姐4月30日告诉大纪元记者,作为朋友,非常了解许那的为人,“许那做的这些事情是没有问题和错误的,只是反映最真实的情况,并没有对任何人造成伤害”;只是很担心她在里面被迫害。

外界的呼吁是对许那等11人最大的支持
许那等11人行正义之举,现面临中共的非法起诉;他们中很多人都未能聘请律师。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硕士赖建平及许那的朋友们都希望外界能关注此案,并对他们施以援手。

赖建平对大纪元记者说,中共政权性质决定其暴行、暴政,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嘴脸,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仍然需要去尽可能地多发声、多曝光,将中共恶行彰显天下,至少让世人更加清楚的看到共产党每天都在作恶、在残害自己的人民,“时间长了,就在为它自己掘墓,它这个倒台也就是不远了。”

赖建平希望大家通过各种渠道、途径,包括媒体等各种方式关注此事,向社会以及国外的,特别是西方国家的政府、人权组织、国际组织介绍此事,并对此事进行呼吁。

许那多年好友小玉告诉大纪元记者,她也非常希望国际社会、更多的人权组织及全世界善良的人们都能够关注到这件事情,要让更多的人知道中共在做什么,它为什么要迫害这么一群信仰真善忍的好人。

图为于宙(左)和他的妻子许那(右)。(明慧网)
图为于宙(左)和他的妻子许那(右)。(明慧网)
小玉说,2008年,许那的丈夫于宙已被迫害死了,到现在为止,于宙的妈妈都不知于宙已经没了;许那这么多年一个人生活,母亲也去世了,剩下80多岁的父亲,在这种情况下,中共还要起诉她、迫害她,“真的是天地良心,这真的是不应该发生的”。

“希望更多的善良的人伸出援手,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再继续下去了。”小玉说。

许那多年好友杨小姐表示,许那家庭目前境遇更需要许那是平安无事的,呼吁国际社会能关注此事,“只有我们去关注她,她才可以安全”,“我们的关注就是对她的最大支持”;希望大家广传这样的真相,邪恶最怕的就是人们去关注。

杨小姐:请把枪口抬高一寸
杨小姐还劝诫中国大陆那些体制内的人,那些参与迫害许那等11名法轮功学员的人,在了解真相的情况下,也为自己考虑一下,是否应该把枪口抬高一寸。

“国保也好、警察也好,或者是参与起诉她(们)的人也好,他们知道真相”,因为他们是有能力翻墙了解真相,这种情况下,“是不是应该在对好人,对善良的普通民众做一些保护,也是在保护你自己”。“如果还再助纣为虐的话,会不会太傻了”;“暗中帮助这些好人,你才有将来,才有希望”。  [信息来自酒托114]
相关图片: 酒托114  
内容均由热心网友提供,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如有误报,请联系客服QQ:929244114
CopyRight ©2012-2020    酒托114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数据盗取将追究到底!    网站地图